内里

北极的冰面上有一颗星星

[夜青/p1]若我成了恶鬼

这是自言自语,正文在分割线后.
这篇是本人沉迷阴阳师沉迷夜叉之后的脑洞产物,如果各位看客觉得“哇还不错!”或者“好烂啊但是想看看这傻♡po主接下来会做什么妖”的请手动点个小心心,你们的支持会是我最大的动力.
描写水平基本为零,也就是垃圾,也就是小学生都比我厉害,欢迎提建议但请温柔点,人家不喜欢粗暴的(害羞)
大概2-3篇完结吧,至于会是HE还是BE...请期待接下来的剧情.

====

[各位听客且听我慢述——有传言,那些游荡在人间的魑魅魍魉其实都是由人类变成的.生前或是积攒太多怨念或是被太多人怨恨...死后化身为鬼,失去生前记忆,丢失了所有人性的他们,为自己的利益与欲望而活着,有些年岁的妖怪心智也会逐渐成熟,出现些许人类的意识,或许还会记起人类时期发生的事情]

      夜叉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身处于深不见底的海,周围除了水之外什么都没有,他停滞在不深不浅处,被失去空气带来的窒息感逼迫得他咬牙切齿,手掌扼制住自己的脖子,五脏六腑都如同翻搅在一起,他拼命地挣扎着可是头顶的水面却离他越来越远,酸痛的四肢疲惫占据大脑,最后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一并失去.

        不知道是做了多少次这个梦,大概是在遇见那个奇怪僧人开始,就时不时地梦见自己被深海吞噬,真是烦死鬼了,都不能睡个好觉,为什么就不能让我梦见大开杀戒,多爽.

         ——再睁开眼睛时他却不在海中而是躺在血泊里,身边还横竖着尸块.梦是醒了只是这一觉睡得并不舒适,夜叉抹了把脸冷嘶一声杵着叉子站起身.夜还没过完,他却没了睡意,用脚挪了挪尸体腾出条道路后他就走入夜色中离开那被他一时兴起屠了个尽的村庄.

         [这个恶鬼,年岁就算是他自己也数不清楚,主张我没有的你们也不能有,是个顽劣分子.又不喜欢和其他恶势力拉帮结派,从来独自一人四处搞破坏.另一位妖怪名曰青坊主,和那恶鬼不同心向佛门无欲无求——]
        
        一百多年前,夜叉被一个有名的大阴阳师的灵力所伤,逃生后在上山寻休息之处,见一个破旧老庙便走了进去,却毅然见那厅堂中央坐着一长发男子,看他衣着似僧人,但是身边萦绕隐匿不去的是非人的气息,再看看他身边的法杖便立刻认出是青坊主.坊主与他性格完全不和也未曾见过,只是有所耳闻,夜叉凑近了把叉子往地上一插,在他面前大大咧咧坐下.

        “喂”他没半分好气得唤了一声儿,那僧人却不理仿佛没听见一般,他就继续叫嚷着,隔几声儿还问一句杂七杂八的问题.

       “和尚,这庙从今天开始就是本大爷的住处了,你赶紧收拾东西滚蛋,本大爷饶你一命”
       “...和尚,你是不是聋子啊,听不见本大爷和你说话吗??”闲着也是闲着,他也不急着休息,不如骚扰骚扰这人找找乐子
       “说不应听不进,莫不是个假人?”说着夜叉还伸手欲扯青坊主的脸,这时那僧人睁开了双目,拍开了夜叉的爪子.
       “你这恶鬼,若再叨扰在下修行,在下便对你不客气.”说罢那和尚就握住法杖狠敲再地面发出沉闷的碰撞声,其中还伴随着扣相击的叮铃脆响,夜叉听着不舒服皱起了眉头摸摸自己被拍开的手撇嘴又看向那个手持法杖者,那僧人也直勾勾盯着他,眸中略带怒气.夜叉见那神色也毫不弱势,换了个盘腿坐的姿势手肘抵在膝盖撑着脑袋好生惬意:“世人皆说青坊主无欲无求,看破红尘,我以为你这般人物不会有情绪”
        “...在下自然会有情绪,此便是修行尚且不足所致,来这庙中不思昼夜通读佛经——已有百年余”那坊主叹了一口气,几百年对于他们这种无限寿命的妖怪来说不算什么,可能就是一眨眼的时间.即便如此闲不下来的夜叉还是抽抽嘴角.

         “你这几百年都是一个人?”   “...自然——你受伤了,恶鬼.”   “嘁,不碍事,很快就能好起来.”

[[或许会因为某些契机而记起生前之事]

        不知在什么时候的什么地方,冬日大雪后,镇中某屋前坐着一个白发男子,佛珠捏在手中,面带微笑着看着眼前孩童在雪地上嬉戏.不远处走来一紫发男人手上还缠了绷带,挥挥手唤了声名字,凑过去不客气地搭着他的肩膀一屁股坐在他身边,紫色的毛茸茸脑袋就往他白嫩的颈脖上乱蹭.
         “你这是又被抓起去打了?让你平时少闹事.”白发男人轻轻地揉了揉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语气温和地责备.
        “本大爷没偷没盗,他们却指明了是我干的,没了理了,我手臂被划了一刀子,等我伤好了抄他满门”那“伤者”任了他在自己头上乱揉如此恶狠狠地说着.
       “你明知道我恶你说这些东西,戾气这么重,小心死后投成恶鬼.”     “哈哈,我如果成了恶鬼那就由你把我拽回正道,我就和你拜堂夫妻,是不是很值啊?”那紫发男人一边说着还眉毛乱挑,白发男人红了耳尖别过头去.“欸?你别害羞啊,你一这样本大爷都怪不好意思...唉!麻烦,什么时候吃晚饭,大爷我肚子饿了...”

         ——

        青坊主回答完夜叉那一个问题后就不再理他,夜叉也算是知趣了靠在柱子上闭目养神.到第二天下午夜叉依然不打算离开,怕是要长期赖着了,青坊主不理,这恶鬼学乖了不闹自己,不去外边惹事杀人,不去蛊惑人心——那多留一会儿也不是问题.

待续

顺便一提,这次的2.5倍爆率,我一个ssr都没抽出来

[异色独伊/甜/贼鸡儿短]婚后日常

早.
爱因斯:"早."

卢西安诺:"早,傻逼,昨天又宿醉了?真是谁看上你谁倒霉....喔,有电话..喂,对,我是爱因斯的妻子有事儿吗."

中.
"喂,中午回家吃饭吗?放心吧不是pasta是千层面,没有乱加东西相信我,好,我去车站接你?好~"

"喂,回家吃饭?我的胃可受不了昨天你的意大利面让我现在还胃痛...那我二十分钟到家,转凉了加衣服."
同事:"嘎哈呀上个班儿还秀恩爱咋滴?"

晚.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你没给我准备礼物吗?"

爱因斯貌似是因为无可奈何于是亲了一口卢西安诺的脸,期待礼物已久的后者显然不满意.

"今天晚上不准上床!"

"上你."

早.

"早."

"早个屁,疼死了."

[点梗/黑白伊/五题/一起打游戏]轮如何调教自己的垃圾队友

1.
【游戏载入中...】
【欢迎您,费里西安诺】
【欢迎您,卢西安诺】
【正在前往   宇宙空间站】

2.
作为一个冒险行的游戏,费里西安诺与卢西安诺在游戏中的任务就是被派发到某个陌生星球寻找特殊矿物质或者奇特的生物,送回空间站换取所需要的食物以及装备.

【请您和您的伴侣选择换星球或者继续原来的星球探索】

听见伴侣二字时.卢西安诺使用 动作【揽肩】
费里西安诺使用 动作 【轻轻捶打】

这句话其实听了不下十遍,因为他们刚开始游戏时就已经在游戏中结婚了.

3.
当时是多么盛大的婚礼,在属于自己的星球上还有许多长着鹿角的狗和鸡嘴猫来做客.. 顺便提一句,是可以给自己发现的星球命名的.

4.
【正在前往 pasta 星】
这个星球上有一个用红色黏土制造的家里面有供氧设施以及食物储存柜和矿物质展示台.
两个人养了二十只宠物和一条巨型毛毛虫,远处有一个火山二人曾见过它喷射的样子,看着蜂蛹而出的红色鸟类消失在天际二人也是在此时此刻许下了共度余生的诺言

5.
坐在电脑前的二人此时此刻也紧扣着十指,藏于卢西安诺口袋的求婚戒指也闪闪发光.



说好的日更我又没做到orz

[点梗/独伊/日/本视角]说起那两个人的婚后生活.

嘛毕竟在aph世界观里结盟就是结婚呢?
正文↓

意/大/利与德/意/志说是结婚也不是普通的那种意味,说是没结但是在周遭的眼中两个人貌似是无时无刻黏在一块儿.

本田菊是最深有感触的,虽然他们三个都是彼此的友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走在一起总有一种一家三口的既视感,这种微妙的感觉就类似于“啊父亲和母亲老是带着我到处跑,好想回家看动漫打游戏”.本田菊想了想还是决定放弃这想法.

说是觉得两个人总是腻在一起,可是某些时刻又会认为只是两个宇宙无敌直男(除去求婚那一次的话)没有发现二人间的行为有多么诡异.

“为了我们无上纯洁的友谊而亲吻”之类的“好兄弟既然有难我就一定要帮助♂”之类的.

于是出于好奇就问了一下意/大/利:“路德维希君喝醉了就总是管不住嘴呢,上一次的求婚经历你怎么想的?”

“啊啊,虽然有点吓人但是感觉嗯....还不错?”意大利有些害羞地说着呆毛儿也弯成了一颗爱心.










于是悄悄录音了的本田菊突然摆出计划通的表情心想:“德/意/志,在下就帮您到这里了.”

说好要日更的结果昨天没有更新..orz

[异色独依/突然脑洞的段子]如何让爱因斯与卢西来家里做客

“爱因斯请来..”话到一半
“我拒绝”
“可是卢西安诺在...”话到一半
“走吧.”

“卢西安诺请...”话到一半
“爱因斯在吗”
“在的”
“..勉勉强强同意吧”

这样两个人都可以来了^q^
当然如果两个人少了任意一个就会死.风险很大不建议尝试[画外音:喂!]

[点梗/吸血鬼爱因斯x教廷卢西/其实也不是非常教廷]梦魇

辽阔的海洋,天空一望无沿乌云压得里地面只有几十米似得,还有海鸥,也不知道究竟叫做什么名字,黑色的尾巴,长长的喙里面还长着锋利的尖牙.远处的山峰一版匿入了云中看不见山头.些许贝壳在沙滩上,那都是被海洋抛弃的孩子.

卢西安诺,一个天主教徒,一个手上沾满了鲜血的天主教徒,一个手上沾满了异教徒鲜血的天主教徒.怀着对神的虔诚做着违背神所希望的事情,神光普照天下铸造众生,铸造众生...任务失败告终,失去存活的意义,早该结束的矛盾最后也由自己来扯断.

赤脚站在沙滩难免会被些碎渣化破,鲜红色映在皮肤上,一席白色长袍,缓缓先海洋深处走去,浅水区的鱼顺着划开的缝隙撕扯开他的皮露出大块大块的血肉,大概会有什么大型肉食鱼类被吸引来,这时那个让人感到厌烦的吸血鬼出现在了卢西安诺的身后,捂住了他的眼睛将人儿揽入自己的怀中微微弓起背脊凑到了卢西的耳边用着低沉的声音说到.

“人类,你永远是我的东西也只能为了我而死.”

枷锁.

醒来时自己躺在床上,坐起身隐约感受到了疼痛,查看脚踝处的伤口已经消失疤都没有留下,自己被一个吸血鬼救了,起床洗漱下楼换好了那个金发男人准备好的浮华服饰,来到餐桌前坐在他的对面吃着他准备的食物,而对方就撑着头看着自己,抬头目光接触两个人都没有闪躲的神色看着对方的眼睛.

“和职业杀手玩谁先眨眼的游戏是不明智的选择,爱因斯”看就了卢西安诺便觉得无聊起来皱起眉头说着.而那个叫做爱因斯的吸血鬼却难得地露出喜悦的神色.不做回答眼中竟是温和得看着眼前的人儿进食.

早餐时间结束二人一同走向城堡花园散步,爱因斯的眼神看向卢西安诺脖子上的皮肤后突然说道“我的眼睛可以看见你的血管分布,可以感受到你的血液流动,坐在这里都可以听见你的心脏跳动,不争的事实你就不要再逃避了,在你六岁的时候我就把…”爱因斯话还没说完便被快速冲到他面前的卢西安诺捂住了嘴.

“你再继续让我回想起那件事情,反正现在也不再教会了我这让你的脸上挂花然后…啧!”话到一半那个吸血鬼居然用獠牙刺破了自己的手心随后一阵酥麻感冲入红发亲年的脑海内:“可恶.”
可恶.

今后大概会是日更状态:-D

[点梗/伊双子亲情向/黑手党设定]手足.

罗维诺是这个黑手党的门外顾问,常有人提起他与黑手党boss费里西安诺长得相似——简直一模一样.他们两个本来就是兄弟只是因为费里西相比罗维诺要与上一代头目的血缘关系更加亲切,但是貌似只继承到了管理才能而胆识却全部给了罗维诺.

之前前任老大去世立下遗嘱让费里西安诺继承家族,罗维诺倒是显得毫不在意可是依然有许多人坚持反对,当然这些人最后全是罗维诺堵住的他们的嘴.

听上去有些不仁义,但是罗维诺显然对那些假象支持自己实则挑拨离间的人感到无比厌恶,再者他现在本来应该早就在西班牙结婚安定了,却被两个乱七八糟的东西给强行唤回来满腹不悦没处撒先拿这些心怀不轨的人开刀来释怀心情也是一个好选择.

过后某天早晨,罗维诺叼着根烟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房间的椅子上看着落地窗外森林边缘与夕阳的逐渐融为一体的景色.有谁推门进来了,不用看也能知道是哪个小兔崽子.这个微弱的脚步声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了.假装不知道好了.

"hey!"费里西安诺突然大吼一声手拍在了罗维诺的肩上打算吓唬吓唬他.取被对方反手捏住了鼻子.这一招总是有用,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小屁股在做什么?不应该去整理最近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物吗,boss?"罗维诺故意摆出凝重的表情看着放费里西言语中却带着笑意说.

"什么啊..."明显是为了计划没有成功而失落的费里西安诺挣脱了自己哥哥的神之束缚(?)后瘫倒在罗维诺的床上:"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开启被动技能"说着便闭上了眼睛缩进被窝里装死.

罗维诺不再理会他,原因只是希望自己的弟弟可以好好儿休息.已经连续几个晚上没睡了的费里西安诺的辛苦罗维诺是最能体会的.毕竟他们两个流着同样的血液.

"真希望可以多陪你一会儿啊."
看着费里西安诺的睡颜罗维诺也久违地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

[点梗/黑白伊/ABO]不是欲望所诞生的.

费里西安诺与卢西安诺都是pasta公司的高层干部,一个负责着内部财政人事一个负责外部签订单合约.

费里西安诺是一个典型的O,全公司最让A感到向往的理想omega.而卢西安诺是一个典型的A,全公司最让O们梦寐以求的alpha——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总是搭不到一起去,尽管长了一副夫妻脸.

经常可以从公司里的老员工那儿听说,费里西虽然是个omega但是从来没有看出他发情甚至是发情的迹象,性别分化距离现在过去了将近十几年但是身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alpha的气息.而卢西安诺,一个事业有成并且强悍的alpha,不出没于风月场所,分化了那么多年也貌似没有标记过任何omega.

费里西安诺就算是平时看上去挺软弱,关键时刻却总比卢西安诺还靠谱,比如来公司内参观的人,就算是一个所谓身经百战的A,他也丝毫没有胆怯的样子保持基本的礼仪,而在一边儿路过的卢西安诺则总会多多少少对待费里西身边的人怀有些敌意.从前会被认为是本性好战.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只要是主动接近费里西安诺的人就算是omega也会被卢西狠狠地盯着给人感觉类似于警告或者一并宣誓了自己对于费里西的主权.公司内部被禁止肆意释放信息素可是光只是卢西的眼神就可以体会到他的占有欲.

后来记不清具体时间,大家得知费里西安诺怀孕了.全公司上下炸开了锅,还有些alpha扬言要杀了那个标记费里西安诺的混蛋.——当然他被卢西安诺揍进了医院.

没错,标记费里西的确实是卢西.而员工们也才得知费里西没有发情迹象也归功于卢西每一次的暂时标记.当然,这个孩子也不完也不是因为单纯因为突然发情所产生的一时间性欲所诞生的.

是两个人对彼此的信任与相互承诺的一个——家庭.

[☆点梗☆]我回来啦!!!——

好久没有更新了今天抱着头逃回来了
打算开新坑来点梗来点梗!
支持一下cp

[aph]异色独伊/黑白黑伊/伊双子/冷战

[一拳超人]琦杰琦

大概还会开一个原创文.拭目以待!!!!

[冷战\甜段子]伊万生病了??

  琼斯先生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美/国,一个爱笑的微微有些腹黑的十九岁好青年,平时除了与伙伴们打打闹闹还会和隔壁的俄/罗/斯先生相互嘲讽挤兑.布拉金斯基先生便是俄/罗/斯,与琼斯相同,脸上挂着微笑但是总有一种让人望而远之的气场.
  两个希望得到朋友的人却没有成为朋友反而成天互掐,今天是开会的日子,美好的一天从对俄/罗/斯的冷嘲热讽开始.琼斯心想着哼着小曲儿来到他们平时一起谈(wan)论()国(shua)家(da)大(nao)事的房间,英/国依旧是第一个到的,聊了几句天却不见伊万的身影.
  “话说,你看见俄/罗/斯那家伙了吗?”阿尔弗雷德终于没忍住问了一句.
  “啊,那家伙好像是生病了不能来呢.”
  “what???”
   阿尔显然被这个回答吓得不轻,毕竟那个战斗民族居然会生病,难道说已经病得爬不起来了吗?看来他需要Hero的拯救呀☆.
  另一边的伊万因为莫名其妙的高烧瘫在沙发上不想动弹,门外的敲门声与某自称Hero的美国人的嚷嚷声让自己莫名其妙地有些愉悦.等了半天没人开门的阿尔见没人来开门于是选择了把门给踹坏.
  伊万闭上了眼睛装睡,阿尔则肆无忌惮地大声笑着,看见疑似伊万的一团东西躺在沙发上,哦,戴着围巾的话看来是伊万没得跑.
  “hey!俄罗……”话到一半却没有说出来.阿尔看见眼前这个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男人,他皮肤白皙,高挺的鼻梁与鼻梁下形状好看的阴影,他的均匀的鼻息中混着伏特加和冰雪的味道,紧闭的眼睛,长长的白色睫毛,碎发散落在额前如同雪花在亮白的天空.不是用手背亲测还真看不出来他这少了一层血色的皮肤居然在发烫.
  微微凑近了些,阿尔第一次觉得这个斯拉夫人长得那么好看,就在自己仔细端详的时候眼前的人却突然挣开了眼睛,太近了,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缠绵漫长的吻.

…… 
“啊嘁!”
  “阿美莉卡??你怎么也生病了??”
  “He..Hero才不会生病呢!!”